图片 1

尽管国家发改委《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尚未见下文,有关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明年将迎来下调的预期在业内已经形成。江苏是光伏制造大省。记者采访发现,当地不少光伏企业对此反应较为平静,相比之下,反应敏感的则是光伏发电补贴发放延迟等问题。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透露,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江苏7家光伏企业的31个电站项目被拖欠发电补贴多达7.99亿元。

图片 2

2018年7月2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发改价格规〔2018〕943号),其中提到,要完善差别化电价政策,全面清理取消对高耗能行业的优待类电价以及其他各种不合理价格优惠政策。对电解铝、铝制品等企业而言,虽然并没有被列入“差别电价政策”的七个行业范围,但一句“可根据实际需要扩大差别电价、阶梯电价执行行业范围,提高加价标准”堪称是头顶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不留神就可能增加自己的用能成本,利润受到很大影响。

下调光伏上网电价是大势所趋

等待了两年时间,从美股退市的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开启了征战A股的旅程。

根据江苏省物价局文件(苏价工〔2018〕89号),大工业用电高峰时段(8:00-12:00、17:00-21:00)电度电价部分就高达0.9947-1.0697元/kWh,下午平段(12:00-17:00)也要0.5968-0.6418元/kWh,加上基本电价部分,企业用电价格处于较高水平。如果是7-8月份,季节性尖峰电价还要再升一格,在当前经济形势下,电费支出已经让很多高耗能企业感受到了压力。

前述讨论稿提出,在“十三五”期间,陆上风电、光伏发电的标杆上网电价将随着发展规模逐年下调,以实现《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年-2020年)》提出的“到2020年风力发电与煤电上网电价相当、光伏发电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的目标。按照此稿所称,光伏上网电价明年将下调3-5分/千瓦时。

5月16日晚间,上交所网站披露,天合光能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作为一家老牌的光伏组件企业为何选择科创板?募集的30亿元资金中为何46.23%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在531光伏新政的冲击下,转型路上的天合光能是否能一番风顺?

面对新形势,永臻科技率先行动,在政策发布的第二天就与光伏龙头企业天合光能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在厂房屋顶建设10MW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每年发电超过1000万kWh,满足企业用电需求,降低生产成本。

来自企业的信息显示,光伏上网电价下调是大势所趋,原因之一在于光伏电池与组件成本的大幅下降。“这在大家意料之中。”苏美达旗下辉伦太阳能市场部经理袁全称,光伏组件的市场价格已经从过去每瓦36元下降到现在不到4元钱。据悉,今年8月,辉伦品牌的光伏组件出货量进入全球前10。

研发投入持续下滑

针对太阳热辐射能组件边框,光伏上网电价后年将下调3-5分/千瓦时。资料显示,永臻科技(常州)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太阳能边框的铝材企业,已建成10条全自动镁铝合金生产线,实现从熔铸、模具、挤压、冷却、矫直、传输、热处理、立式金属表面处理系统、深加工等完全自动化生产。针对太阳能组件边框,他们推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永臻55度标准边框,成本比常规边框可下降10%以上。“按边框占组件10%计算,这可以使组件价格下降0.2元/瓦以上。”业内人士对这一技术表示看好。

每度电发电成本从超过2元降至约0.8元,技术进步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在光伏电站投资中,组件投入占成本的一半左右,技术提高之后,发电量也在不断提高。”在中电光伏市场分析师王涣涣看来,光伏电价下调反过来又会促进行业和技术的进步。

对于从美股退市转向登陆A股,用“识时务者为俊杰”来形容天合光能再合适不过。

永臻科技CEO汪献利为我们算了一笔账。凭借与天合光能的战略合作关系,该项目组件采购可以获得一定优惠,支架自己制造,屋顶所有权归自己,其初始投资成本只
需很低
,总投资约为3000万元。由于企业用电量大,可全部消纳光伏系统发电量,也就是说,在没有国家补贴的前提下,只需5年,永臻科技就能收回全部初始投资,剩下的20年轻松享受光伏系统带来的电价红利。“如果这一项目进展顺利,下一步我会在另一个工厂的3万平方米屋顶上也安装光伏系统,减轻电费压力。”

常州天合光能媒体关系总监叶超表示,国家下调光伏电价是合理的政策导向,它将引导整个行业进一步通过科技、市场的创新来降低成本,推动光伏电力走向平价时代。

2006年,天合光能在纽交所上市,2017年,天合光能成为了光伏中概股中第一个完成私有化退市的公司,随后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明确表态,天合光能希望尽可能早地登陆A股市场。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对这一项目寄予厚望。他表示,这是531新政后首个无补贴分布式电站项目,代表光伏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下一步会有更多项目在无补贴情况下实现盈利。“2008年金融危机、2012年双反、2017年201调查,光伏人都挺了过来,并在技术进步、国际化布局、全球市场地位等方面取得进展。毫无疑问,光伏产业的前景不可限量。”

无锡尚德总裁熊海波也认为,太阳能组件通过技术创新,能够实现售价每年降低5-6%,有能力适应下游市场的变化,因此对行业前景仍然看好。

对于从纳斯达克退市,高纪凡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主动退市是公司发展的战略选择,之前欧美市场是全球光伏市场的主要阵地,在美国上市能够更好地帮助天合在欧美市场发展,但十年过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市场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回归也是天合发展的战略之选。

犹记得6月6日,在“531新政”发布一周后,高纪凡作为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代表与国家能源局领导座谈,反映政策出台对行业、企业以及资本市场带来的影响,并提出相关意见建议。那时候,我们还寄希望于主管部门对分布式光伏高抬贵手,给行业留下一段时间缓冲期。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就要寻求分布式电量市场化交易放开了。

江苏7家企业被拖欠近8亿补贴

“从中国资本市场本身来说,也需要一些非常良好的领军企业来发展,天合光能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龙头企业,全球化的企业,也是一个实体经济的主体企业,目前各个方面对于天合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是很欢迎的。”高纪凡还曾表示。

高纪凡指出,分布式电量市场化交易(隔墙售电)是未来光伏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尽管阻力重重,但蕴藏着无限商机。他在谈及与主管部门的交流时提到,总体而言,国家对光伏行业还是大力支持的,但光伏人要做好准备,未来的政策支持不一定通过直接补贴的方式实现,而是通过多种途径、综合推动光伏行业有序发展。“我相信光伏人不会因为没有补贴就停下创新的脚步,我们要在新的环境形势下,通过创新发展、拼搏奋斗,创造出一个更辉煌的太阳能光伏产业,为中国能源革命发挥应有的能量。”高纪凡说。

2013年8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补贴标准为0.42元/千瓦。如今,补贴不能按时到位成了不少光伏企业的“心病”。

事实上,从美股退市准备登陆A股的企业并非天合光能一家,晶澳太阳能借壳天业通联,晶科电力冲击A股都在备战中。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1060万千瓦,其中江苏占到152万千瓦,居全国第二。而从多年累计的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看,江苏也遥遥领先中东部地区的省份。据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许瑞林介绍,截至2015年6月底,江苏有7家光伏企业31个项目被拖欠7.99亿元发电补贴。记者了解到,在这31个项目中,无锡一家新能源企业就占到了8成左右。截至2014年底,这20多个项目拖欠的补贴金额高达四五亿元,企业资金周转压力较大。

对于光伏中概股纷纷回A,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红炜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产业是需要金融支持的一个产业,与资本市场的运作必不可分,此前光伏企业在美国上市进行比较好融资,但近两年整个国外资本市场融资乏力,所以中概股光伏企业选择私有化回到国内。”

“这还仅仅是向协会提供了数据的部分企业,从全省看数字远远不止这些。”许瑞林说,光伏电价补贴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由国家电网负责支付的电费部分基本能按时结算,此外由财政负责的可再生能源补贴部分拖欠较为突出。据了解,国内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主要来源是财政年度安排的专项资金和依法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

然而,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持续下滑,令这家打算在科创板上市的老牌光伏组件企业的科研能力画上一个问号。

“对我们很多企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光伏发电补贴发放不及时。”王涣涣直言。中盛新能源总裁助理兼战略开发部总监唐毅称,“发电补贴只发到2013年8月底前并网的项目。”天合光能叶超也认为,建光伏电站需要融资成本,有的电站并网发电后几个月甚至半年都拿不到补贴,对企业来说,大大增加了财务成本。

2016年-2018年,天合光能研发投入分别为12.33亿元、12.05亿元及9.68亿元,占营收的比例逐渐下滑,分别为5.46%、4.6%和3.86%。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截至2014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累计已超过140亿元。随着装机规模不断增加,旧补贴没到位,新需求加速,补贴资金缺口将不断扩大。

对于为何选择科创板上市、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在逐年下滑,组件价格预期下滑,业务转型等一系类问题,记者发采访函至天合光能董秘办,截至发稿时对方暂未回复。

光伏电力平价时代何时到来?

46.23%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业内普遍预计,到2020年将实现光伏用户侧平价上网。“很多地方光伏电站不能满发,还有发电补贴发放延迟、电站融资成本较高、电站用地性质不清等情况。”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称,这些都会产生非正常成本,导致发电价格高于预期,阻碍了光伏电力步入平价时代。

尽管可以“以量换价”,但持续下滑的光伏组件价格,及2018年的531光伏新政的叠加影响,让天合能源的业绩面对风险,2018年金融的收紧,天合光能也体会到“钱紧”的日子。

王涣涣坦言,正是这些非正常成本导致光伏电站回报没有预计那么多,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将这些隐性成本剔除后,电价下调对企业影响并不大。此外,他还指出,虽然现在国家下调了银行贷款利率,很多光伏企业却并没有享受到。这是因为从银行贷不了款,一些光伏企业只能从信托等渠道融资,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

此次招股书中显示,天合光能拟募集资金30亿元,其中5.25亿元用于铜川光伏发电技术领跑基地宜君县天兴250MWp光伏发电项目,6.51亿元用于晶硅、太阳能电池和光伏组件技改及扩建项目,4.37亿元用于研发及信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3.8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在许瑞林看来,江苏光伏电站发展相比于其他省份总体是健康的,不存在弃光的问题。据了解,自2006年以来,国网江苏电力公司积极响应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主动参与、配合江苏可再生能源事业的相关研究、开发和建设,连续多年保持了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全额消纳。

值得注意的是,补充流动资金成为此次募集资金使用的大头,达到46.23%。

“关于下调光伏上网电价目前还只是讨论稿,并没有最终确定,说明国家有这个想法。但即使每年降低几分钱,影响也不会很大。”许瑞林指出,支持光伏电站发展的政策不能光看电价,还要看土地政策、屋顶政策等,将这些搞清楚了,比电价增减更重要。

对此,天合光能在招股书中解释,天合光能所处光伏行业具有较高的资金壁垒,需要大量资金支持,此次补充流动资金项目,首先将有利于公司减少对银行借款的依赖,降低偿债风险及因银行借款产生的财务费用,将资金负债率维持在合理范围;将对公司研发活动的开展提供一部分资金支持,以保证其顺利推进;亦将对公司目前各项业务的开展提供多维度的资金支持。

据记者了解,截至2018年末,天合光能短期借款账面余额为71.45亿元,同比上年增长37.82%,主要为了满足业务所需流动资金。

一位光伏业内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天合光能自美股退市后,未能快速登陆A股,加之较大的债务,一度造成现金流较为紧张。

2016年-2018年,天合光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35%、67.64%、57.83%,成呈滑趋势,而在2018年8月,高纪凡曾对媒体表示,上半年天合光能出售了近900MW光伏电站资产,为企业回收了大量现金,企业负债率从今年年初的67.5%降低至年中的62%。

同年8月,天合光能在常州国家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了一笔动产抵押条目,抵押物为中央空调系统、多晶炉等1396台,总价值22.11亿元,抵押权人为国开行,被担保主债权为4.3亿美元。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531光伏新政推出后,光伏补贴的装机规模和电价标准均下调,国内光伏市场需求及产业链各环节受到较大影响,对国内市场经营业绩及天合光能整体经营业绩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2018年,天合光能的营收为250.54亿元,较2017年的261.59亿元,下滑4.22%;净利润为5.56亿元,较2017年的6.04亿元,下滑7.95%。

多元化能否成功

光伏平价上网“倒逼”光伏制造端降价,令曾经的“光伏组件”老大哥天合光能思索多元化发展。

2014-2015年,天合光能曾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2016年被晶科能源反超,且差距逐渐加大。据记者了解,在国内外市场巨大潜力的吸引下,越来越多企业进入光伏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同时,受行业技术进步及原材料成本下降等因素影响,光伏组件价格多年来持续下降。

受行业竞争及技术进步带来的价格与成本的下降影响,天合光能组件产品的价格持续下跌,2016年-2018年,其组件毛利率分别为17.79%、15.28%和16.53%。

天合光能也直言:“虽然当前市场需求呈持续增长趋势,但如果光伏组件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同时公司不能有效控制成本及费用率水平,公司将面临组件产品毛利率下降、净利润下降的风险。”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政策研究部主任彭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内光伏企业目前主要的一个困境是,制造端的光伏企业在早期投资了大量的电站,沉淀很多资金导致资金成本的压力会很大;其次是,组件制造企业其未来可能还要面临组件价格下降的压力,以及进一步削减成本,但是这个压力要远远小于持有电站的融资压力。”

彭澎进一步表示,光伏开发企业最大的压力还是补贴拖欠,补贴拖欠的解决方案在短期内暂时还看不到,因此融资能力较弱的企业不建议长期持有光伏电站。

而作为掌舵人,高纪凡早在数年前就开始考虑转型。目前天合光能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光伏产品、光伏系统(光伏产品和电站业务)及智慧能源业务(智能微网及多能系统和发电业务与运维)。

2016年-2018年,天合光能主要收入来自光伏组件的销售,光伏组件占营收业务的比例分别为93.04%、85.16%和59.81%。

对于2018年组件对于营收贡献率大幅下跌,则由于天合光能战略定位逐渐向光伏智慧能源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延伸。

“在保持现有光伏组件产品竞争力及行业地位的前提下,持续重点发展光伏系统、智慧能源等业务。”天合光能方面表示。

此外,2018年天合光能电站业务收入达到73.40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上升至30.60%,主要由于天合光能将光伏电站出售数量持续增加所致。

“未来3年,天合光能将不断巩固和提升光伏组件业务在全球市场的品牌领先地位,加大光伏系统业务发展力度,并且积极在智慧能源业务方面开拓创新,推动能源向碳化、分散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引领新能源发展潮流,努力成为光伏智慧能源的引领者。”天合光能表示。

但细看各业务对营收的贡献率,尽管系统产品、智能微网及多能系统和发电业务与运维对营收的贡献率在逐年上涨,但截至2018年,也仅为5%、0.42%和4.16%;组件贡献率的下滑,主要由出售电站后的电站业务对冲。

光伏系统业务和智慧能源业务未来能给天合光能业绩增色多少,还需时间检验。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相关文章